骑马摔伤 游客状告旅行社_绵阳频道_四川在线
分类:财经资讯

2、携程已经尽到了救助义务,同死者一并落水的还有其一名同行人,两人均被急救人员救助,同行人救助后恢复健康,证实救助措施并无不当;

休息期间,导游告诉游客,“要上厕所的上厕所,要拍花花草草的拍花花草草,要骑马的骑马。”唐先生等遂下车活动。镰刀坝草原上有当地人员配备的马匹供游客骑乘,唐先生询问价格后,与外孙女共骑一匹马。骑乘过程中,马匹受惊,唐先生和外孙女从马背上摔下,唐先生受伤。同行人员找到导游,先后将唐先生送至松潘县和绵阳治疗。唐先生住院期间,某某旅行社垫付了2万余元医疗和护工费。

《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自2013年10月1日实施至今,通过司法实践,逐步对旅行社应尽的安全保障义务有了更精准的认知,就旅行社对消费者的安全提示义务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充分?消费者是否在行程中发生的一切事故,旅行社都逃不掉承担赔偿责任的法律后果?旅行社承保责任险可以走保险理赔是否成为了法院判决旅行社承担责任的充分理由?这些问题,本案给出了观点鲜明的判决。

法庭上,唐先生称,在游览过程中,导游违反规定,安排了行程之外的游览项目“骑马”,造成他从马背上摔下受伤。

法律界人士认为,旅行社在行程中对消费者尽到合理必要的安全注意事项的告知义务,如消费者仍然不听劝阻,罔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于不顾,旅行社依法可不承担赔偿责任,该判决鼓励旅行社积极推进安全保障措施,提醒消费者要注意人身安全,法律不保护躺在权利上睡觉的人。

某某旅行社辩称,对原告受伤的事实无异议;他们已履行了安全警示的合同义务,没有擅自改变行程,没有违约;原告在自由活动时间擅自骑马摔伤,责任应当自负;不应支持精神损害赔偿金。

据了解,此次上海市长宁区法院经过认真审理后做出旅行社无责的主要依据如下:

被告某旅行社辩称,其已将合同权利义务转让,已与原告不具有合同上的利害关系,不应向原告承担责任。

3、死者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参加旅游活动时已经超过60岁,在沙美岛上进行游玩时应根据自身健康状况,审视周围状况并采取适当防护措施后再下水游玩,死者与同伴并非在沙滩上拍照,而是进入水域进行拍照,其本身选择的拍照地点及行为本身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对溺水存在自身原因。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没有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生效。

1、携程不存在违约行为,通过合同条款及携程旅游安全手册等方式均对海岛旅游的风险作了提示,领队和导游也在行程中进行了必要的安全警告提示,死者家属声称的因手扶水管导致滑倒溺亡,缺乏事实依据;

被告某某旅行社根据原告和某旅行社签订的旅游合同以及转并团委托合同的约定,向原告提供了基本符合合同约定的旅游服务。在镰刀坝休息属于旅游者自行安排活动期间,作为旅游服务经营者,被告对其所提供的旅游行程中的项目内容和潜在风险比旅游者有更全面的了解,应当以明示的方式,事先向旅游者作出有关说明和警示。虽然被告在旅游合同和游客告知书中,对旅游过程中的风险作了笼统告知,但合同和告知书并没发给每位游客。特别是在涉及具体的旅游项目时,被告应当有针对性地、事先给予安全警示。二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在镰刀坝对旅游者给予安全方面的任何提示,对原告受到的伤害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原告参加旅游活动,应当选择适合自己,自己能控制风险的活动项目,其带着外孙女骑马,马受惊导致原告摔伤,自身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前不久,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对一起游客行程中不慎溺水死亡,家属状告旅行社巨额赔偿的案件经审理后,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旅行社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此案件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刷新了整个旅游行业对游客安全保障义务的认知。

意外发生后,唐先生找旅行社多次交涉赔偿无果后,于2014年10月15日将两家旅行社告到科学城法院,要求赔偿自己12.33万余元的医疗、残疾、精神损失等费用。

但在旅游行业中,对于安全保障义务的认知几乎是不明确的,很多时候明明旅行社已经反复提示过了安全注意事项,但偏偏游客不听劝告,事发后又出现取证困难,再加上旅行社均投保旅行社责任险,以往各地的法院都倾向于判决旅行社承担责任,转而再要求保险公司理赔,对于消费者的保护很多时候都过了头,旅行社经常很难免责。

法院确定原告住院期间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共计123589.22元,酌定由被告某旅行社承担60%责任,原告自行承担40%责任。最终,法院判决某旅行社赔偿原告唐先生各项损失共计74153.532元,扣除被告某某旅行社已支付原告医疗费、护理费2万余元,被告某旅行社还应支付原告各项赔偿款共计53852.01元;驳回原告唐先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文由www.61619.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骑马摔伤 游客状告旅行社_绵阳频道_四川在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