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世行中国局前局长:中国经验很有用,储蓄
分类:股票基金

www.61619.com 1

www.61619.com 2

郝福满(Bert Hofman) 视觉中国 资料

新任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当地时间11日举行任内首场新闻发布会,表示期待与中国发展建设性伙伴关系。

3月1日,世界银行宣布了新任中国、蒙古国和韩国局局长(简称“世行中国局”)人选,由芮泽接替郝福满。

9日刚刚履新的马尔帕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钦命的世行新行长,马尔帕斯被普遍认为是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忠实支持者,特朗普对他也曾不吝溢美之辞。就在外界猜测这是否会令世行转向“美国优先”时,马尔帕斯却向中国示好,着实耐人寻味。

在正式离任世行中国局局长之前的2月22日,郝福满(Bert Hofman)接受了澎湃新闻专访。郝福满在世行工作超过22年,其中16年都在东亚,曾出任世行中国局首席经济学家。

在上任行长金墉卸任后,特朗普提名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为下任世行行长人选。世行方面5日表示,世行执行董事会一致批准马尔帕斯担任新任行长,并称这延续了美国人领导世行长达73年的传统。

2019年,世行人事层面出现了较大的变动。由于前任行长金墉出于个人原因辞任,世行计划今年4月春季会议前选出下一任行长。

11日的会上,马尔帕斯高度肯定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成就。他还特别提到,世界银行同中国的合作关系已持续30余年。过去几十年里中国作为借贷方的角色不断减弱,现在正更多地向世行捐资方和股东国转变。

与中国打交道多年,又有着丰富的世行工作经验,郝福满向澎湃新闻表示,当前国际秩序出现了一些变化,因为中国崛起了,中国成为一个很大的经济体,国际秩序也需要由此在某些方面做些改变来适应中国的崛起。

马尔帕斯看到了世行与中国在减贫与促进共同繁荣方面有着“一致的目标”。他列举强有力的数据表示,中国过去几十年在减少贫困人口方面取得显著成效,超过8.5亿人口摆脱贫困,对全球减贫贡献巨大。“中国在减贫方面获得的经验值得全世界借鉴。”

2018年4月,世界银行13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获股东压倒性支持通过。此次增资之后,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较之前上升了1.26个百分点,份额达到5.71%,位次上升至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美国和日本的份额则均略有下降,分别降至15.87%和6.83%。但随之而来的改革,也将对中国等中高所得国家限制贷款,并提高贷款成本。

知事注意到,除了点赞中国减贫成就以外,马尔帕斯还提到,世行愿与中国合作,商讨如何提高“一带一路”项目的质量,从而使沿线国家更好地受益。这与美国一直阻挠“一带一路”倡议的调调也大不相同。

郝福满强调,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值得世界银行借鉴,中国的经验很有用。但他也认为,将中国模式推广到世界还需谨慎。世界银行可以向中国学习很多,也可以向印度、墨西哥这样的国家学习,这些国家也很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他透露,自己10日已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会面,双方就如何进行合作来提供高质量的贷款项目进行了良好的沟通。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2月提名美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为下一任世界银行行长人选。马尔帕斯曾公开指责世界银行及其他多边组织。他称,世行贷款并没有给予最需要的国家。

马尔帕斯是特朗普的“铁粉”,他在减税和放松对企业的管制等议题上坚定支持特朗普。特朗普2016年竞选总统时,马尔帕斯担任他的经济顾问,并为总统竞选活动筹集资金。

当问及对该人选作何评价时,郝福满笑言,他不能对此作出评价。按照传统,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由欧洲人担任。

同时,他对国际合作与多边主义表示怀疑,也曾毫不客气地批评世界银行规模太大,效率太低。因相关观点和与特朗普的密切关系,马尔帕斯甚至被戏称为特朗普的“传声筒”。

储蓄率略有下降对中国是好事

在提名仪式上,特朗普强调马尔帕斯与他共事多年,在金融方面长期支持自己,称马尔帕斯是“出众的人”“备受尊敬的人”“杰出的人”“确信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来领导世界银行”。

澎湃新闻:你认为中国解决贫困问题的方式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何不同之处?有何可资借鉴的地方?又有何不足?

《金融时报》网站5日曾评价称,马尔帕斯顺利成为世界银行行长是特朗普政府的胜利,特朗普政府现在有渠道把“美国优先”的世界观带入到最重要的国际经济机构中去。

郝福满:中国在“减贫”问题上确实是纪录保持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使8亿人口摆脱了贫困。其次,中国的做法也很重要,改革开放后人们能有更多机会脱离贫困,农业改革在这当中尤为重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提高了农业生产率,农民收入也大幅度增加,极大地推动了减贫事业的发展。后来又开展了城市改革,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后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快速开放和城镇化,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这意味着许多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

不过,在获得提名之后,马尔帕斯的态度发生了很大改变。他在提名后多次受访时都表示,他并不想对该机构进行改革。在他任职初期,世界银行的日常业务可能不会有什么变化。

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印度、印尼等国家也做得很好,都在人力上做了很多投资,城镇化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当然,成绩最瞩目的还是中国。

美国是世行最大股东国,按照传统,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由欧洲人担任,这个几十年来形成的不成文规定短期内不会有人挑战,马尔帕斯成为世行新掌门,并不意外。

澎湃新闻:你在很多发展中经济体都有过任职经历,它们都是与中国很不同的发展中经济体,它们有较为开放的金融市场,相比较之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则没有那么开放,你认为这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各有何优劣?中国的市场是否应该更开放?

在11日的会上,马尔帕斯表示,世行在消除贫困、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挑战方面有着清晰而重要的责任。

郝福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中国并不像很多其他新兴市场那样需要那么多的国际资本。中国的国内储蓄率很高,有很多可以拿去投资的资本。而那些储蓄率不高的国家,就需要外来的资本,于是就需要更加开放市场来吸引国际资本。后者有它不好的方面,因为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性较大,风险较高。但是中国不需要。

而事实上世行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世界银行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该行向发展中国家政府和私营部门承诺提供669亿美元资金,完成支付457亿美元。有数据显示,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缺口巨大,每年需要1万亿到1.5万亿美元。相比之下,世行的贷款不过是杯水车薪。

不过,中国在引入外国直接投资上有所开放,因为这更为稳定,中国也很擅长通过资产配置和股权投资的方式吸引外资,由此可吸引很多有先进的技术的企业,这对中国很有用,中国的企业也有机会进入到国际市场,这是中国过去正缺乏的。所以开放政策对中国是非常有益的。

与此同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发展等区域性多边开发机构的崛起,备受诟病的官僚主义和缓慢的贷款发放流程让现在的世行黯然失色。亚投行行长金立群。

不过,中国尽管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人均GDP只有9000美元左右,不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四分之一,也不到美国的六分之一,因此中国还能从其他国家身上学到很多。

另一方面,世界银行一直以来有两大目标:一是到2030年终结极端贫困,减少全球每天生活费不足1.90美元人口所占比例;二是促进共享繁荣,提高各国最贫困40%人口的收入。

进一步的对外开放将有助于此。就国内的情况而言,中国因为它的高储蓄率所以不需要那么多的国际资本。但是更有效的银行系统会给投资者更多的选择,对中国人自身也会更有利。中国正在老龄化,会有很多人等着领养老金,如果养老金来源于由储蓄创造的投资,很难会有好的收益。虽然中国银行体系已经改革很多,但是如果能更高效,变得更好,提供更多的投资选择,对中国人的好处也更多。

马尔帕斯的任期为5年,以去年世行兑现的承诺来看,他任期内所面临的挑战不小。

www.61619.com,澎湃新闻:你对国际债务危机有很多研究,关于中国,无论是中国国内还是国外,都很担心中国的地方债务问题。当前全球的经济增长模式还是以债务驱动模式为主,新兴经济体在发展的过程中似乎只能在内债和外债中做出二选一的抉择。你认为中国的债务状况很令人担忧吗?从发展中经济体的视角,你又是如何看待债务问题?

此前,他也表达过与中国合作的意愿。他曾表示,他预见世界银行与中国的关系会朝向认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发展的重要因素的方向发展,预计世界银行将与中国合作,建立牢固的关系。理由是,双方都有同样的使命,扶贫减贫。

郝福满:中国的地方债问题主要为中国人民“所有”。中国储户和企业把钱放在了银行里,然后银行把这笔钱贷出去。如果钱是从国外来的,那就不一样了,需要把钱还给外国人。如果仍能从本国的储蓄中融资,那还不是很糟糕,而中国的问题在于,存在太多常规银行系统外的信用中介行为和机构(注:即金融稳定理事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对“影子银行”的定义),这个资产负债表的两端又都为中国百姓所有,存在着风险隐患。一方面投资占GDP的比重很高,同时又担忧过度负债,这些信用中介也出现了变化,超出了常规银行系统,影子银行规模不断扩大。换句话说,中国的储蓄作为信用来源,其中介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作出了有效的监管,防范影子银行规模扩大所带来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信用中介过多,风险是很高的,而同时储蓄率又很高,所以可以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相应降低一部分储蓄率,相应地提高需求与消费。

一边是挑战,一边是共同目标,马尔帕斯任后“首秀”就迫不及待表达期待与中国发展建设性伙伴关系,显然有他的打算,当然,这也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中国住户部门的薪资水平和收入在增加,因此消费也可以相应地提升,如果中国的健康保险、社会保险、养老金等体系更加健全,中国老百姓可以拿出更多钱来消费,储蓄率也会进一步降低。中国政府需要考虑的是既安全又有效的做法,通过降低储蓄率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同时变革金融系统,减少套利,这样的做法将会是更富有成效的。

澎湃新闻:现在储蓄率已经有所下降,可是中国的经济学界却此感到很忧虑。你认为他们的担忧很有必要吗?

本文由www.61619.com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专访世行中国局前局长:中国经验很有用,储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