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率创26个月新低,银行理财风光不再
分类:理财保险

摘要:历史数据显示,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周期高点和周期低点均呈现逐步上移的趋势,存在易上难下的特性。理财产品期限错配是维持高收益率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利率市场化加大了表内负债端的竞争,银行需要通过扩大表外资产端的方式维持竞争能力,高理财收...

图片 1

  历史数据显示,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周期高点和周期低点均呈现逐步上移的趋势,存在易上难下的特性。理财产品期限错配是维持高收益率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利率市场化加大了表内负债端的竞争,银行需要通过扩大表外资产端的方式维持竞争能力,高理财收益率是这种竞争的一种体现。维持高收益率的内在动力推动资产配置偏向高收益,高收益资产的配置倾向也可以确保较高的理财收益率。

2019年4月份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跌至4.26%,创26个月最低,短期内银行理财收益率仍将继续保持低位。当前,市场流动性持续宽松,利率持续走低,加之产品转型压力,银行理财收益率走高的可能性不大

  今年以来,尤其是3 月中旬以来,在资金持续宽松的带动下,资金利率和债券收益率大幅下行,而理财产品收益率虽然也有所下滑,但仍维持在5%以上的水平,今年最高的收益率水平与当前也只相差18BP,远低于两次降息的50BP,甚至还不如一季度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的降幅(21BP)。

“传统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基本都在3%左右,比我家房贷利率还低;净值型产品的收益率有高点的,但都显示售罄,剩下的收益也跟预期收益型差不多。”打开某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手机银行APP,刚成为二宝妈妈的刘女士想买点银行理财产品,但选来选去也迟迟下不了手。

  但是根据基础资产收益率决定理财产品收益率的逻辑,当基础资产利率(收益率)持续下滑时,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应该是同步下滑的,今年以来的收益率走势并不符合这种逻辑,那么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见图1、图2)?

事实上,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已持续下降较长时间。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数据监测显示,2019年4月份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跌至4.26%,环比下降5BP,基本和2017年3月份的银行理财预期收益率持平,创26个月最低值。

  我们认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尤其是利率市场化接近尾声的情况下,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面临着易上难下的压力。

资金宽松拉低收益率

  第一,从历史经验出发:理财产品收益率易上难下,滞后于资产收益率变动从历史数据出发,对比理财产品收益率和资产收益率,我们发现了理财产品收益率变动的两个重要特征。

除了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下跌,产品发行量也缩减了。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份银行理财产品共发行10290只,环比减少1.16%,同比减少5.15%。但相比之前同比20%以上的规模降速,4月份银行理财发行量降速放缓。“随着监管政策的逐渐清晰,银行理财规模和发行量逐渐趋于稳定,大幅下降趋势有所缓解。”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理财分析师杨慧敏表示。

  资产收益率上升时,理财产品收益率一般均会同步上升。2007年以来,资产收益率出现过三次明显的顶部,在这三次顶部形成的过程中,理财收益率基本同步上升,并且在顶部位置并未与资产收益率拉开太大差距。

尽管有所缓解,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目前银行理财还处在转型期,规模难以实现高增长,受此影响,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也难以增长。

  资产收益率下行时,理财产品收益率下滑幅度相对滞后,且幅度较小。对比2007 年至2014 年期间的三次收益率底部,理财产品收益率的底部明显高于其他资产收益率底部,而且理财产品收益率从顶部回落的时间相对滞后。

“最近一年来银行理财总体预期收益率持续下滑,主要原因有二。”普益标准研究员余新月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一是资管新规颁布以来,理财产品非标投资受限,随着原有较高收益的存量资产到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总体预期收益率;二是受前期央行宽松货币政策影响,市场流动性处于合理充裕状态,带来银行资金面宽松和货币市场利率不断下跌,从而导致理财收益出现下滑。”

  理财产品收益率顶部和底部均有逐渐上行的趋势。如果以一个顶部和一个底部作为一个收益率变动周期,对于理财产品而言,三次周期的整体形态均有上移的趋势,每次周期的顶部与底部利差也逐渐缩窄。相对而言,在后面两个周期中,其他资产的收益率顶部和底部基本保持在同一个水平上,甚至第三个周期还略有下移。

目前投资者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银行理财收益率会不会跌破4%?”

  第二,从表面原因分析,是理财产品的期限错配特性所致。

对此,余新月表示,“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预计短期不会跌破4%。由于目前银行体系内流动性总量总体稳定偏宽松,经济基本面指标呈现好转,央行在降准降息方面持谨慎态度,银行理财平均收益率近期大幅下滑可能性不大”。

  我国商业银行的理财产品一般以1-6个月期限为主,但是所投资的资产存续期远不止这么短的期限,以非标中的信托产品为例,存续期在1 年以下的产品规模占比仅为8%。理财产品的资金来源端期限较短,而资金运用端期限较长,这种期限错配的特性是导致其收益率易上难下的重要原因。

从发行银行来看,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平均预期收益率最高,为4.57%;其次为外资银行,为4.49%。国内其他银行的平均预期收益率环比降幅最大,较3月份下降56个BP,主要为农村信用社。

  理财配置的大量资产(比如非标)一方面无法与理财产品期限吻合,另一方面流动变现能力也很差,当理财到期时,所配置的资产可能并未到期,那么就面临着流动性的压力,不得不进行理财产品的续发,这就意味着理财产品必须维持一定的总规模。当各家银行都面临相似的问题时,尤其是在理财总规模已经很大的情况下,必然需要通过维持高收益率去吸引资金。

银行间竞争加剧

  不同类型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在今年的表现有所差异,就是这方面的一个重要体现.最近一个月,不同类型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走势并不完全一致,其中大型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出现比较大幅度的下滑(一个月内下滑37BP),而其他类型银行收益率并无这么大的下行幅度,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仅下滑16BP,农村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波动从相对其他类型银行较大。

2018年上市银行年报数据显示,大多数银行的理财业务收入出现大幅下降,降幅最高的是无锡银行,下降了82.59%。仅贵阳银行、青岛银行和苏农银行的理财业务收入同比2017年出现上升。披露相关数据的31家上市银行中有28家银行的理财业务收入下滑,占比超90%。

本文由www.61619.com发布于理财保险,转载请注明出处:收益率创26个月新低,银行理财风光不再

上一篇:投资宝宝的资金都去哪了 部分进入A股市场www.6 下一篇:www.61619.com理财新手 你必须懂的银行理财专业术语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